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业务工作 > 行政执法
索引号: 431100038/2018-01202 分类:  
发文机关: 市法制办 发文日期: 2018-03-23 09:24
名称: 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竞合中“一事不再罚”原则的适用
文号 :    
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竞合中“一事不再罚”原则的适用
2018-03-23 09:24           来源: 【字体:   打印

案情

被告人:周显友

2007年,邵永高速公路四标段租用周显友家7.38亩油茶林地用于倒土。工程完工后,被告人周显友向邵永高速公路四标段提出为其恢复耕种条件和灌溉水系的无理要求,未得到满足,同时又向芦洪市镇政府提出赔偿18万元的无理要求,也未得到满足。从此周显友开始进京上访。自2013年以来,周显友单独或伙同魏爱国等人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天安门地区等重点地区、敏感部位非正常上访12次,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行政拘留2次,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天安门地区分局训诫8次,被东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3次,且在非正常上访过程中强行索要芦洪市镇政府人民币10500元,又在北京中南海附近公交车上抛散信访材料,严重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

审理

本案的审理主要焦点之一是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行为已被公安机关进行了行政处罚,一事不能再罚。

被告人周显友违反信访规定,以其无理要求未得到满足为由,多次到北京市中南海周边等重点地区、敏感部位非正常上访,并在多次被公安机关训诫和行政拘留后仍到上述地区非正常上访,且非正常上访过程中拒不服从劝访安排,多次以进京非访登记、不给钱不返回等手段相要挟,强行索要政府钱财,情节严重;又在公共场所以抛散信访材料的方式起哄闹事,严重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护人提出的“一事不再罚”原则是指对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的行政处罚,并不意味着对违法性质严重的同一犯罪行为只能予以刑事处罚而不能予以行政处罚,或者给予行政处罚后不能再予以刑事处罚。据此,东安县人民法院于2015226日做出(2014)东法刑初字第110号民事判决:被告人周显友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评析

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都是行为人对自己实施的受法律否定评价的行为所承担的一种法律负担,是一种不利的法律后果。两种处罚国家都是以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二者虽有相似之处,然而,法律追求的公平正义价值对行政处罚和刑罚做出不同要求,二者在适用上又有一定的界限和先后顺序。例如,行为人2年内连续实施2次盗窃行为,两次行为均为普通盗窃行为,且数额未达到法定标准,故分别作了行政处罚,当行为人在2年内再次实施盗窃行为,依据《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行为人2年内3次实施盗窃行为可认定为多次盗窃,构成盗窃罪,那么,行为人前2次盗窃行为所受行政处罚是否在盗窃罪所承担的刑罚中折抵,这就涉及行政处罚二者如何衔接的问题。本案涉及寻衅滋事行为也存在此类“量变”到“质变”的情形。

首先,从同一行为的行政违法与刑事犯罪的竞合来看,行政违法与刑事违法是包容与被包容的关系,即行政违法不一定犯罪,但构成犯罪必定是行政违法行为,双方反映的还是一种递进的关系,是一种从量变到质变的关系,结合本案来看,周显友非法上访,属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公安机关对其进行行政处罚,符合法律规定。此后,发现其共实施了十余起类似行为,涉嫌犯罪,由此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这就是典型的一起由量变到质变的案例。显然,公安机关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能不能因为公安机关已对周显友行政处罚,而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呢?答案是不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七条第二款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因此,公安机关对周显友行政处罚后,还应对周显友依照刑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从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可以明确,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不应适用一事不再罚的原则。

其次,从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种类来看,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处罚的种类有人身罚、财产罚、行为罚、声誉罚,而根据刑法的规定,只是对违法行为人处以有期徒刑拘役等人身罚,并处或单出罚金、没收财产等财产罚。双方除了人身罚和财产罚是共同的以外,其他的行政处罚种类,刑法并没有涵盖。如果适用一事不再罚的原则,那么行政管理中的很多手段就无法实施,不足以消除违法行为人犯罪的全部危害后果,也不足以纠正行政违法行为。

综上,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竞合时,不应当受一事不再罚原则的约束。但在处罚的执行上应当适用同种类处罚不叠加计算的原则。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折抵相应刑期。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罚款的,应当折抵相应罚金。在处理方法上,应当体现刑法处罚优先的原则,因为刑法处罚比行政处罚更严厉。具体到处理案件中,如果是在行政处罚作出决定前发现该行为涉嫌犯罪,应当停止行政处罚案件的处理,及时移送具有刑事案件管辖权的司法机关,等刑事案件处理终结后,再根据情况进行处理,处理时应当尊重刑事处罚的结果,即尊重司法的最终裁判结果,在行政处罚中只能适用对该行为刑事处罚种类之外行政处罚种类。如果是在行政处罚作出决定后,发现该行为涉嫌犯罪,应当将已处罚的结果和材料一起移送到有刑事案件管辖权的司法机关处理。

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衔接问题,从根本上讲,涉及的是司法权和行政权的协调问题,在具体适用上,我们应该明白两种责任部分实质内容相同,如罚款和罚金、行政拘留与有期徒刑和没收违法所得与没收财产,都具有公法性质等相似之处,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折抵。当然,在现有的司法体制和行政体制下,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衔接还存在立法上的细化、司法实践行政执法机关移送等一系列问题,仍然需要立法的进步和各部门分工合作、相互配合来完成。

 

(原文刊于《永州审判》季刊2016第四期,作者张健系东安县人民法院刑事庭长、 唐明系原东安县人民检察院公诉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
主办单位:湖南省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125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311000014 
湖南省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9375号 电话:0746-8368022   
E-mail: yzfzb8368022@163.com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